书画知识

汉字的起源、发展和传播
发布时间:08 16 2012 9:07AM 查阅次数:2038 

 

    一、文字产生之前的记事方式 
      

    世界上先有语言,文字在语言之后产生,作为语言的视觉形式,文字突破了口语在时间和空间上的限制。目前,世界上仍有70%左右的语言没有相应的文字,有的语言在还没有创立相应的文字前就已经消亡了。 
      

    语言是通过声音来交际的,声音是语言的物质外壳。古代没有录音技术来记录听觉上的声音,因此,我们不能直接听到古人是如何说话的。在文字发明之前,古人(包括现代尚未有文字的部落)已经学会了记事,他们的记事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用实物来记事,另一种用符号或图画来记事。 
      

    1、实物记事 
      

    一种是结绳,结绳就是在绳子上打结帮助记忆。中国很早之前的《易经》上说:“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系辞下传),《庄子·胠箧》中也说“民结绳而用之”。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序》上说:“神农氏结绳而统其事。”郑玄《周易注》则说得更具体:“事大,大结其绳;事小,小结其绳。”根据记载,古埃及、波斯、古日本都曾有过结绳记事的阶段。秘鲁的土人用数条颜色不同的绳子平行列在一条主绳上,根据所打绳的位置、数目来记载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人的数量,他们在记帐、人口调查和一些大事活动中使用颜色、长短、粗细不同的绳子。如用黄色代表黄金,白色代表白银或者和平,绿色代表禾苗,红色代表战争等。打结表示数字:一个结表示“十”,两个节表示“一百”等。英语的calculate(计算)这个词源于拉丁语calculus,这个词的意义是“小石子”,这说明西方的古人用石子作过计算的筹码,是实物记事现象的遗留。 
      

    另一种是讯木(信木),即在木头上作各种记号如刻上各种线条或插进各种东西,用来记事记数或用作信物。《北史·魏本纪》中记载,魏先世“射猎为业,淳朴为俗,简易为化,不为文字,刻木结绳而已”,《隋书·突厥传》记载,当时突厥“无文字,刻木为契。”《五代会要》也记载“契丹本无文字,惟刻木为信”。中国西南某些少数民族在40多年前还一直使用刻木记事的方法。  
     

    还有用实物来交流的。传说在中国云南的景颇族,如果小伙子爱上一个姑娘,就用树叶包上树根、大蒜、火柴梗、辣椒,再用线精巧地扎好交给女孩子。树根表示想念,大蒜表示要女孩子考虑求婚的事,辣椒表示热烈的爱,火柴梗表示男方的态度坚决,叶子表示有很多话要说。如果女孩子接受小伙子的爱,将原物退回。不接受小伙子的爱,在原物上加火炭,表示反感。如果姑娘觉得可以考虑接受小伙子的爱,她就加上奶浆菜。这是典型的用实物来记事的方法。 
      

    结绳、刻木和实物交流都是文字产生之前的重要的记事方法,但都有其明显的局限。结绳的可区别性很低,只能用结大结小来标记大事小事,不同颜色的绳子及结所在位置的组合最多也就能传递几十种信息,其记事功能比较微弱。刻木在超越空间限制的传递信息这一点上,功能要大于结绳,但记事功能更弱。实物交流的时间和空间限制更明显,都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 
      

    2、符号记事。 
      

    在文字出现以前,先民用某种符号表示意思。如中国半坡遗址出土陶器上有很多符号;殷商时期铜器上的几何图形;希腊克里特岛上新石器时代器物出现的用来标价的符号。这些符号还不是文字,除了少量符号被吸收以外,它们跟文字的形成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3、图画记事。 
      

    图画记事比实物记事简便,可以记载复杂的内容,这种图画是现实生活的再现,具有独立的说明性,区别性也强,可以使不同的信息得到区分。如古代的岩画,就是古代先民记事的一种方式。在北极附近生活的爱斯基摩人用日记体图画来记事。他们把一天的生活用图画画出来:外出打猎——获得两张兽皮——又获得海象——划船到对岸——在窝棚里过夜。中国没有发现纯图画文字的材料,但殷代晚期到西周时代的铜器铭文及殷墟的甲骨文中所透露的比较原始的迹象,说明汉字也经历了图画文字的阶段。 
      

    实物和图画记事有局限性。这些记事方式很难记下复杂的事情和抽象的事物,这样,图画就逐渐简化、拆散、抽象,于是就产生了文字。古苏美尔铭文中的符号有三种类别:一是表示整个一组画的复杂符号;二是表示某个单个的实物和动物的真实而详细的图形,三是最简单的图示符号(图画性较低),这些符号尽管都保留着图画形式,但并不是图画文字,而是表词文字,画出的图形彼此没有联系,每一个图形表示一个单词。 
      

    二、汉字的起源和发展 
      

    自古至今,汉语的书面语有两大类,就是文言文和白话文,白话文又分为古代白话文和现代白话文。文言文记录的是古代汉语,古代白话文记录的是近代汉语,现代白话文记录的是现代汉语。我们把近代汉语也笼统地归为古代汉语,单就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来说有许多不同,因为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有许多差别,它们的书面语也有许多不同,使用的汉字也不完全相同。既然文言文和现代白话文在用字上存在着许多不同,我们有必要把这两类字加以区分。立足于现代,我们把古今通用的字和现代白话文专用的字合为一类,叫做“现代汉字”;把文言文专用的字单独作为一类,叫做“文言古语用字”。 
      

    现代汉字就是现代汉语用字,也就是现代白话文用字;文言古语用字就是古代汉语专用字,也就是文言文专用字。我们把古代汉语专用字叫做文言古语用字而不叫古代汉字,是因为人们习惯上把甲骨文、金文、小篆等字体叫做古代汉字。文言古语用字是从记录的语言来说的,古代汉字是从字体的特点来说的,两者的概念不完全相同。现代汉语课的文字部分只研究现代汉字,不研究文言古语用字,但因为它们之间有继承关系,因而不能完全抛开古代汉字来谈现代汉语。 
      

    1、汉字的产生 
      

    汉字产生的确切年代并不能确定,据考,在原始汉藏语发展到五六千年前,终于产生了记录汉语的汉字,汉字的发明是汉民族从远古蒙昧的时代进入文明社会的重要标志。 
      

    西安市半坡遗址,距今6000年左右。在半坡遗址出土的彩陶上,已发现多种重复出现的有规则的简单刻划,专家们认为,这是汉字的前身。清朝末年,在今河南安阳市城西北里的小屯村一带发现的甲骨文,是历史上商朝人使用的文字,距今三千四、五百年了。已发现的甲骨文,其不同的单字将近5000个,结构布局严整,是一种相当成熟、相当完备的文字。 
      

    世界上像汉字这样古老的文字,还有古美索不达米亚地区(今伊拉克)的楔形文字、古埃及的圣书字和中美洲玛雅人的古文字。不过,这些古文字有的早已成为历史的陈迹,只有考古学家们去研究它们了。而汉字现在依然作为人们的书面交际工具,而且使用的人数又如此之多,这种情况,在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2、仓颉造字说 
      

    关于汉字的起源,有多种说法,除了有前面提到的文字起源所共同经历过的结绳说、刻划符号说外,汉字还有仓颉造字说、八卦说、河图洛书说、甲子说、鸟兽足迹说、起一成文说等,其中尤以仓颉造字说影响较大,在古代十分流行。根据《淮南子》的记载:“仓颉造字,天雨粟,鬼夜哭。”把仓颉造字看作是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也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关于仓颉其人,历来就有争议,有人说是黄帝的史官,有人说是帝王,不少人对仓颉造字说早就持异议。如战国时期的荀子在《解蔽篇》中说:“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壹也。”近人章太炎在《论造字原起》中说:“文字源流已极久,而仓颉独传者,仓颉其人,能划一之,统一之。”鲁迅在《门外文谈》中谈到文字的起源时也说:“仓颉也不止一个,有的在刀柄上刻一点,有的在门户上画一些画,心心相印,口口相传,文字就多起来,史官一采集,便可以敷衍记事了,中国文字的由来,恐怕也逃不出这个例子。”又说:“自然,后来还该有不断的增补,这是史官自己可以办到的。” 
      

    我们认为,文字本是适应生产发展和社会交流的需要而创造,并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逐步完善起来的,它是古代人民的集体创作。文字是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人们陆续创造出来。说“众人造字”,这才符合历史的实际。汉字从发明到现在,经历了6000多年的发展变化,文字随着汉语词汇系统的发展而发展,就使用的字来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古今通用的字,如“人手水进升美明而”等;第二类是文言文专用字,如“怛萏簦醢鬻箬谠敉”等;第三类是现代白话文专用字,如“叼蹦掰啤泵她傣惦”等,这些字是近一百多年才产生的。此外,还有一些字在文言文和现代白话文中虽然都要使用,但是音和义不同。例如“听”,文言文中读yǐn,是笑的样子,现代白话文中读tīng<,是“聽”的简化字。又如“胺”,文言文中读è,指肉腐败变臭,现代白话文中读àn,指一种有机化合物。 
      

    汉字形体变化的主要趋势是简化,即文字笔画减少,形体结构由繁趋简。汉字字形的演化过程中,也存在着一种繁化趋向,一是为了追求文字形体的美观,在原字形上增加一些笔画,这些笔画只是为了装饰才添加上去的,如古代有所谓鸟虫书就是纯粹是追求文字文饰的反映。二是由于书写习惯上的原因导致笔画的增多。三是为了避免混淆,增加区别性的笔画而导致形体繁化,如“玉”本来的形体和“王”很形似,后来在右边加一点以示区别;“徜徉”原来写作“尚羊”,后来才都加上双人旁,“蜈蚣”原来写作“吴公”,后来加上了义符“虫”,这样就分化了汉字。 
      

    文字的发展还有同化和分化,如“斗争”的“斗”和“一斗米”这两个词的记录符号中都有“斗”字,实际上这是“斗、鬥”的合流、“斗”取代“鬥”字的反映。甲骨文“鬥”字像二人相面对、手臂相交叉搏斗的样子,“斗”是个象形字,本指古代的一种有柄的酒器,引申为量词。分化是与同化相反的一种汉字形体的演变发展趋势,即由一个文字形体演变为两个文字形体,如甲骨文“小”字,后来分化出“少”字来,“丁”字分化出“顶、钉、城”字,“星”象星星的形状并加上标点符号“生”,象形部分后来成了“晶”字,也是分化而来的。 
      

    三、汉字的传播 
      

    在漫长的岁月中,汉字伴随着灿烂的中国文化向四方传播,逐渐形成了汉字文化圈。汉字文化圈是指从日本、朝鲜半岛、冲绳、台湾省、中国大陆、印度支那、南洋群岛直到新加坡的广袤地带,包括几十个独立国家和地区。在这一地区,语言情况复杂,除了中国大陆、台澎地区、新加坡以及南洋华人,把汉语作为母语或官方用语之外,其他国家都有自己的语言,这些有自己语言的国家和地区,有的在历史上曾借用过汉字如朝鲜和越南;有的至今还在使用汉字,如日本本土、冲绳、韩国、新加坡等。汉字文化圈的形成丝毫不带强迫成分,完全是由这些国家或地区自觉自愿地接受使用,这是因为汉语汉字创造了在东方地区遥遥领先的古代文化,汉字记载了先进的文明成果,这些文明的成果传播的过程中带去了作为其载体之一的汉字。 
      

    汉字向南传播,从黄河到长江直到现在的广西和越南。广西的壮族仿照汉字创造了壮字。在越南,秦始皇三十三年设象郡,郡治包括今越南的北部和中部;汉武帝平定南越国,今越南的北部和中部已成为汉朝的交趾、九真和日南三郡,汉字随行政的需要南行至岭南直到现在的越南,据说大约在公元前40年左右汉字传入越南,越南把汉字称为“儒字”,意思是儒家的文字。在这之后的一千多年间,汉字成为越南的正式文字。唐宋时代,越南开始借用汉字书写自己的语言,以后在相当长时间内越语和汉语两种语言并用,汉语和汉字作为正式的官方语言和文字,这种文字被称为“汉越字”。上古汉语的借词在汉字初始传入越南时就被越南语所吸收,到公元十二世纪前的一段时间,越南语中出现了大量的系统借用的“汉越字”,是官方和民间宗教活动的正式文字,被越南人民视作本民族的文字。 
      

    10世纪以后仿照汉字创造了方块喃字,又称“字喃”,“喃”即通俗的意思,是按照汉字的造字方法,以汉越音为读音而创造出来的越南民族文字,是一种半表音、半表意的以汉字为基础的方块字。喃字的一部分是借用汉字,分借音借义喃字,借义不借音喃字,借音不借义喃字。一部分是使用汉字会意、形声、假借等方法新造的字。喃字创造出来以后,只在几个短暂时期作为正式文字,跟汉字并行,其他时期只用于民间,不作正式文字。 
      

    19世纪中叶,越南被法国占领后语言文字生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885年法国在越南南方推行拉丁化拼音文字,方案由法国神甫罗德设计。1945年越南独立以后作为法定文字,称为“国语字”,汉字则被废除了,与汉字有深远渊源关系的喃字也衰落了,越南法律规定以拉丁化拼音文字为法定文字,不再使用喃字,但汉字对越南各方面的影响至今仍然存在。 
      

    汉字向北传播,传到了我国现在的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宁夏和甘肃,产生了契丹字、女真字、西夏字。契丹人所建立国家国号为辽,其疆域东北到今日本海黑龙江口,西北到蒙古人民共和国中部,南到今海河、河北霸县、山西雁门关一带。契丹字是由契丹族仿照汉字而创立的文字,分为契丹大字和契丹小字两种。契丹大字是方块形的表意文字,其中夹用汉字;契丹小字的产生稍晚于契丹大字,是拼音的方块组合。女真人所建立的国家国号为金,其疆域东北到今日本海、鄂霍次克、外兴安岭,西北到蒙古人民共和国,西以河套、陕西横山、甘肃东部与西夏为界,南以淮河、秦岭与南宋接界。女真字以契丹大字或汉字为基础增减笔画而成,后世称之为女真大字,12世纪中叶又创制了按音拼写的女真小字。党项族建立的西夏国包括今宁夏、陕西、甘肃西北部、青海东北部和内蒙古一部分地区,1227年为蒙古所灭。西夏文是仿照汉字楷书而创制的,笔画比汉字复杂,多在十画以上,呈方块形。 
      

    汉字向东传播到朝鲜和日本。朝鲜是中国的近邻,汉末到三国时期,汉字传入朝鲜,成为正式的文字。朝鲜人同中国人一样,学习用汉字书写的《四书》《五经》。此外,汉字也用以记录朝鲜语,但汉语和朝鲜语相差甚远,汉字不适应朝鲜语的特点,因此在朝鲜李朝世宗二十八年,即1444年,为发展民族文化,创造了朝鲜语的表音字母——训民正音,称为“谚文”。朝鲜字母是模仿汉字的笔画,依据天、地、人三才的原理创制的,因而朝鲜字母实际上由拼音字母组成的方块字,每个音节拼成一个方块。朝鲜字母也有楷书、行书、草书等书体。19世纪,汉字谚文混合体称为正式文字,汉字写词根,谚文写词尾。二次世界大战后,朝鲜南北分别成立政府,在北部建立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1948年开始废止了汉字,要求除涉及古文以外的文章一律都用朝鲜字母书写。但由于语言中汉字词汇还在,只是把汉字词汇用朝鲜字母表示出来而已。朝鲜接着就试图以朝鲜固有的词逐渐取代所有的汉字词,增加了很多音节,念起来也拗口,含义含糊不清,因而在使用过程中不少逐渐被人们淘汰了。但尽管汉字被废止,就国家而言,汉字的教学活动仍在进行。1968年恢复了汉字教学,同年发行的汉字教科书使用汉字 1500个。各类全日制中学从初中开始就教学生学习汉字,一直到高中毕业,要求学生能掌握2000个左右的汉字,少数大学还开设了古汉语课。 
      

    南部建立的大韩民国国会于1948年颁布《谚文专用法案》,限制使用汉字,1972年制定《教育基础汉字表》,收字1800个,韩国的书面语至今仍是汉字谚文并用,纯用韩文写的文章仅见于小说等文学作品,其他书刊报纸还是韩字、汉字并用,以求文章的深奥和高雅,韩国教育系统要求学生高中毕业时每人要掌握所规定的1800个汉字,一般大学毕业生要能认识3000个左右的汉字,目前随着“汉语热”在韩半岛持续升温,韩国人也在逐步接受和学习简化字。 
      

    晋朝时,汉字传入日本,成为古代日本的官方文字。日本民族借用汉字大约经过了三个阶段:学习阶段、借用阶段、仿造国字和创造字母阶段。《日本书记》明确记载中国学者王仁携带《论语》《千字文》到日本做皇太子老师的历史事情,日本和中国的“同文时期”长达500年。由于日语和汉语的结构不同,日本人学习和使用汉字有许多困难。汉字知识传开后,日本开始借用汉字作为音符,书写日语,形成日语音节字母。日本借用汉字的方法主要有两种,一是音读,另一种是训读。音读即利用汉字的字形和读音来记写日语中读音相同或相近的词语,主要有吴音、汉音、唐音等三种,分别是指所吸收的这些词语的六朝音、隋唐音和宋元音,有人称这种现象叫“日语化”。训读是指借用汉字的字形和字义,不借汉字的字音,而用日语解释汉字意义,这是一种用日语词义解读汉字的方法。为了记录日语,日本仿造了个日本专用汉字,被称为“倭字”或“国字”,如:“笹”“峠”“働”“辻”“雫”等,但这样的国字不多,没有像越南的“喃字”那样构成一个“仿造本族文字”的阶段。 
      

    日语中大量用来记录日语的符号是随后创造的假名。假,即借用,名是名号,指汉字。假名是借用汉字整字或汉字字形的部分字形的笔画作为符号来表示日语的音节单位,是汉字字形被日本化了的产物。起初使用整个汉字,这反映在759年成书的《万叶集》中,又被称为万叶假名,是用汉字的整字音符来书写日语,如“山”,日语读音为yama,用万叶假名写作“也末”;“海”,日语读音为umi,是两个音节,用万叶假名写作“宇美”,这些又被称作“音假名”。还有训假名,是用训读法读汉字。现代假名是在“万叶假名”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不用现成汉字而借用汉字字形的部分笔画作表音符号的文字体系,分“片假名”和“平假名”。“片假名”中的“片”是不完整的、不成熟的意思,它是日本人在阅读汉文典籍时,用简化的楷书的片段在经书的汉字旁边注音、注义、写虚词、词尾时形成的一种假名。片假名形成于平安时期的中期,如“ァ”代表“阿(a)”;“ゥ”代表“宇(u)”;“カ”代表“加(ka)”。平假名中的平即通俗易懂的意思,是在盛行草书的平安时代,简化草书而形成的。平假名开始主要在女性当中流行,用于写和歌、记日记,写物语故事,又称“妇女字”、“女手”,在书法方面有独特的表现价值,如“あ”代表“安”,从汉字传入日本到假名成熟,经过了一千年,一开始假名只是汉字的注音符号,不是正式文字,后来也是汉字为主,假名为副。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实行语文平民化,限制汉字的字数,1946年公布“当用汉字表(1850字),1981<年公布《常用汉字表》,收字1945个,这样,日本文字就变成假名为主、汉字为副的混合文字。有时即使我们不懂日语,也能大致猜出什么意思,如:王さんは 东京大学の 留学生です(小王是东京大学的留学生),汉字的影响通过各种渠道渗透在日本的当代历史中,渗透在日本的社会中,也渗透在日本人的精神意识和日常生活中。 
      

    新加坡由多个民族组成,大的民族有三个:华族(76%)、马来族(14%)和印度族(7%)。除了华语(普通话)作为官方语言之一外,汉语的许多方言,如闽南话、潮州话、广州话、客家话、上海话等等,在华族中也很通行。为了保持华族优良的传统文化、价值观念和道德观念,打破华人方言之间的隔膜,并促成新加坡华人有一共同的语文表征,有必要使华语成为日常生活中应用的语言,以避免华族后代成为“贫血、如无根漂浮的公民”。70年代末,李光耀总统亲自发动了以“多讲华语,少说方言”为主题的声势浩大的推广华语活动。此外,1968年新加坡教育部成立简化汉字委员会,1976年发布的修订本《简化字总表》所收简化字与我国的简化字完全相同,书写上也采用横排方式,并且采用与我国一致的汉语拼音。 
      

    马来西亚有中国血统的马来人和华侨占全部人口的76%,学校推行双语教育,华文被列为第二语文。马来西亚教育部于1973年成立简化汉字委员会,1981年正式颁布《简化汉字总表》,所收简化汉字与我国也完全相同。泰国有中国血统的泰籍人和华侨占全部人口的10%,1983年12月,泰国教育部同意所在的华文学校都可以教简化字,并通知有关部门发行《简化字与繁体字的对照手册》。 
      

    随着中国在世界上经济、政治地位的迅速提高,汉字迎来了发展、传播的新的契机,国运盛而汉字兴,历史悠久的汉字将继续为推进世界文明的进步而作出贡献。

 

 

 



 

[ 关闭窗口 ] [ 返回顶部 ]
e
 合作媒体: 中国国画网 | 中国·嘉合艺术馆 | 滨州文化网 | 雅昌艺术网 | 卓克艺术网 | 清华大学总裁班 | 画廊之家 | 集文斋 | 中国艺术家协会 | 博爱文化新浪博客 |

版权所有:滨州书画网  地址:山东省·滨州市滨城区黄河六路渤海四路华天商城D区二楼 
[鲁ICP备11020979号]  [滨公备3716000123410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滨州网警报警邮箱]
  技术支持:远洋科技  商企网
电 话:13792272222 手 机:13305437702 Q Q :1921213309 总编邮箱:bzgaoqiang@163.com